如果擁有它,就會更幸福吧 ?

阿好教練   •   2019 , 10 , 17

Photo by Paweł Czerwiński on Unsplash

大家,好久不見了!接案的生活就是一陣子被工作壓的滿滿的,又一陣子閒下來才有時間坐在桌前寫寫。

年底是整理的旺季,也是回顧這年辛勞與收穫的時刻,這段時間,我看過各種空間:衣櫥、廚房、套房……還有裡面堆滿的各式物品。

前幾天終於有時間休息,我跟伴侶說:「我真的好久沒有逛街、買衣服了,而且也沒有看到哪件衣服會心動到不行、非擁有不可。現在這樣簡單的衣服就穿得很滿足了。」

他驚訝地看著我:「天哪!你物慾已經低到這樣了嗎?我記得前幾年你還常常逛服飾店。」

「咦?有嗎?我有這麼愛買衣服嗎?」

能成為整理師是一件很幸運的事情,因為這份工作讓我看見許許多多比我富裕數倍的家庭,擁有眾多我夢寐以求的物品,然而這樣的物質差距,卻沒有反映在我們彼此間的幸福程度上。

這才點醒了我,如果一味的被物慾追逐,再怎麼努力追逐,都不可能感到長久的滿足,只是讓物品消耗自己和地球的能量。

不否認我依舊是個物慾很強的人,做整理師就算沒有成功、沒賺大錢,能得到這點啟示也就非一無所獲。每當環視我小小的房間、衣櫃、書櫃時,我都覺得很感恩自己的生活如此簡單而富足。

讓我們一起練習把幸福跟物質脫鉤,成為一個不依賴物品,就能擁有幸福感的強者吧!

仔細想想,真的耶,那個從小愛買衣服的我居然消失了,這一年來密集接案的經驗,不只是我改變委託人的家,我也不知不覺被改變了。

出社會後,我的第三份工作是銷售皮件,客單價大約八千到萬元。那是我第一次做前線銷售,剛開始很緊張要怎麼賣單價這麼高的商品,畢竟也不是名牌。

賣東西當然不容易,但進來看到喜歡,就直接帶走兩三件的客人也不少,對一個月薪三萬的小職員來說,這是多麼令人羨慕的事情。

前不久我還常常和同事一起感嘆:

「到底要賺多少錢,才可以看到喜歡的就買,真想要這樣的生活。」

直到一年前我把銷售工作從正職轉化成兼職,才有更多機會進入更多家庭中。看到那些由金錢轉化而來的物質,填滿整個空間,為居住者帶來深深的困擾、壓迫。

親手把大量不乏精緻、名貴的物品塞滿七八九十個超大型黑色塑膠袋、用推車一趟趟推到垃圾回收場。我耳邊響起銷售皮件時,很多顧客說的那句話:

「其實我家裏有很多包包還沒用呢。」

但最後還是把包包結帳了。

我曾經以為只要賺夠多的錢,就可以滿足各式各樣的慾望,只要能獲得想要的一切,內心就會感到滿足而強大。

但事實上慾望是不會透過滿足、餵養、回應它而消失的。它會不斷生出來,越是滿足它的任性,就會越生越多、越大,想要擁有更多、更貪婪。

於是我們被慾望驅動著了,追求更有錢的工作、花更多珍貴的時間工作。然而就算滿足了,我們也不會就這樣被放過,摸不到的慾望變成了實質物體,佔據了空間、吸取了塵埃、被細菌氧化吞噬。

我曾經也會對在架上閃閃發亮的物品,生出美好想像:

「如果把它帶回家,我的生活就會更美好。」

「如果穿上這件衣服旅遊,一定能化作美好的回憶」

結果是幸福效應往往是短暫的,但負擔卻是長久的,不只是金錢上的負擔,還有空間、生活上管理物品的負擔。

如果擁有一個新物品真的能讓自己幸福的話,就回頭看看自己所擁有的一切,有讓自己幸福嗎?

如果有,那其實有沒有這個物品,都不影響我們是否幸福,不是嗎?

如果沒有,那會因為擁有這個就幸福了嗎?

我們真的要把自己的幸褔寄託在物品上嗎?

能成為整理師是一件很幸運的事情,因為這份工作讓我看見許許多多比我富裕數倍的家庭,擁有眾多我夢寐以求的物品,然而這樣的物質差距,卻沒有反映在我們彼此間的幸福程度上。

這才點醒了我,如果一味的被物慾追逐,再怎麼努力追逐,都不可能感到長久的滿足,只是讓物品消耗自己和地球的能量。

不否認我依舊是個物慾很強的人,做整理師就算沒有成功、沒賺大錢,能得到這點啟示也就非一無所獲。每當環視我小小的房間、衣櫃、書櫃時,我都覺得很感恩自己的生活如此簡單而富足。

讓我們一起練習把幸福跟物質脫鉤,成為一個不依賴物品,就能擁有幸福感的強者吧!